北仑新闻网数字报纸

2017年1月24星期二

北仑新闻网笔会 塔峙圃与“彩凤鸣岐” 故乡帖 家有小小外孙女 山花(油画) 过年老下饭 一念之间

按日期检索

12 2012
3
4

北仑新闻网

电子报刊阅读器
放大 缩小 默认

塔峙圃与“彩凤鸣岐”

■ 热土钩沉 □ 姚 远

当我屏气敛息走近古琴“彩凤鸣岐”时,那1300多年光阴从眼前飘忽而过。她是从唐代开元二年飞来的彩凤,也是全身散发着古韵的唐代美人,此刻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眼前,在公元2017年元月七日下午这一刻,我与她默默相望,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呀。我离她这么近,这么近,近得可以闻到她的呼吸……

当我得知“彩凤鸣岐”琴在省博物馆古琴展厅展览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致电省博物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当即决定休息天去杭城。从杭州地铁站下来,就直奔西湖文化广场内的省博物馆武林馆区。越过省博物馆大楼一层二层,飞快步入三层古琴展厅。整个展厅十分安静,只有零星几个参观者。当管理员文师傅得知我是专程从宁波北仑来看“彩凤鸣岐”琴时,陪我参观了整个古琴展厅,同时告诉我有关“彩凤鸣岐”琴的一些故事。

这一天,我等待很久了。

忆起深秋时节,我沿着去塔峙岙的蜿蜒山路,寻访塔峙圃。塔峙岙位于北仑大碶镇东南4公里,岙口有大、小峙山,据传山上曾有佛塔,东西对峙,故名塔峙。有熟悉塔峙岙的路人告诉我,一直往前就可到塔峙圃。伫立塔峙山坡,山风萧萧,落叶纷纷,满目秋意。沿山路右折,溪流潺湲,老树枝叶稀疏,一座寂静小院出现在视野里,院墙和拱形大门皆是中西合壁的建筑风格,虽经修复,斑驳的墙身在夕阳余晖里仍泛着岁月的沧桑,抬头望见墙门上方三字:“塔峙圃”。

“傍山结庐,栽植花木,凿池作亭,一琴一鹤,籍以度置”,塔峙圃主人徐桴本拟在此安度晚年,然而他于1949年去台湾,1958年离世,再也没能回到故土。徐桴,字圣禅,号北峙塔主人,北仑小港镇枫林人,自幼家贫,天赋异禀,勤奋上进。早年毕业于浙江省立商科专门学校,后赴日本留学,入读东京第一高等师范学校(即今东京大学),期间,结识孙中山先生。1905年,他加入同盟会,积极支持辛亥革命。回国后,先后参加上海光复之役,护法运动和护国运动。他曾任黄埔军校秘书和政治教官、北伐军总司令部军需署长、国民政府浙江省财政厅长等职。

徐桴在《镇海塔峙圃藏琴录》序言中记录下了他收藏杨宗稷古琴的经过:“胜利(注:指抗战胜利)以还,言念家山圃中书籍,所藏二十一张古琴,劫后视之,依然无恙。是琴也,为杨君时百旧物,虞君和卿予琴友也,介以售于余。间有唐宋元明精品,爰购藏之于塔峙圃。”徐桴文中提及的虞和卿,即虞和钦,徐桴琴友,北仑大碶人,早年曾就读灵山书院,是中国著名化学家。1918年后历任山西、热河省教育厅长等职,后隐于书画诗琴舞,自号“五隐先生”,于寓所教授书诗琴艺。他与徐桴同乡,曾同在国民政府任职,皆喜古琴艺术。虞和钦又是杨宗稷(杨时百)学生。杨宗稷,自号“九嶷山人”,近代琴学大师,中国古琴重要门派“九嶷派”创始人,湖南宁远县人。中国现代著名古琴大师管平湖是其弟子。1920年,杨宗稷与虞和钦等古琴学家成立“北京琴会”,也是民国以来北京有琴会的开始。杨宗稷去世之前经虞和钦介绍将二十一张古琴托付于同样爱琴的徐桴。这二十一张古琴就这样来到了大碶塔峙圃,这些稀世珍品中就有“彩凤鸣岐”琴。

“彩凤鸣岐”古琴通长124.8厘米,额宽16.3厘米,肩宽18.8厘米,尾宽12.5厘米,厚5.4厘米,琴身款式是“落霞式”的文人制琴,琴身两侧边沿云纹起伏,飘浮着云涛曲线之美,犹如天边连绵的晚霞,飘逸的情怀,令人迷恋。琴背刻有杨宗稷三段铭文,其中一段告诉后人,“彩凤鸣岐”琴的来之不易:

“嗟予嗜琴已成癖。京华十年搜罗穷。良材人手惊奇绝,物萃所好神亦通。开元二年题名在,千二百载刹那空。落霞仿古神女制,如敲清磬撞洪钟。成连子期不可作,曲终目送冥冥鸿。会当嵌金字刘累,常恐风雨随飞龙。”十年之中,杨宗稷搜遍京城,偶得此琴,认为是上天送给他最好的礼物,此后他痴迷于“彩凤鸣岐”琴,并且把她当作朝夕相伴的知己。

“彩凤鸣岐”琴有1300多年的历史,乃是“中华第一制琴师”一一唐代雷威所斫,琴腹龙池中刻有“大唐开元二年雷威制”。《嫏记》中引前人之说:“雷威作琴,遇大风雷中独往峨眉,酣饮著蓑笠入深松中,听其声连绵悠扬者伐之,斫以为琴”,雷威制琴之传说也颇具浪漫主义色彩。千百年来,此琴几经辗转,后由杨宗稷所收藏。那年月时局动荡,战火不歇,幸运的是这批古琴最后在北仑大碶塔峙圃得到悉心呵护,避开了时代风霜雨雪的侵袭,安然度过战乱和流离的岁月。其中十四张古琴于1953年回归浙江省博物馆。

“彩凤鸣岐”琴制成于开元二年,即公元714年,那一年李白是13岁的少年,杜甫才出生2年……那是多么久远的年代呀,穿越1300多年光阴,这琴与塔峙圃因缘际会,在塔峙山岙里自由呼吸,日夜与周围秀丽山川和清澈溪流为伴,她何其幸运,杨宗稷、徐桴与虞和钦这些民国的爱琴人理应值得我们感恩和追念。

“彩凤鸣岐”琴在塔峙圃静守时光,直到1953年徐桴后人把它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那年塔峙岙的农民从北仑塔峙圃出发,翻山越岭,历经辛苦,当他们终于用扁担把这十四张古琴挑到镇海文化馆的那一刻,他们完成了一项神圣的历史使命,这些农民也是古琴的保护者,也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敬佩的人。

“彩凤鸣岐”琴面和琴背在杨宗稷收藏修复时已刷过朱漆,琴背龙池上方刻有竖排“彩凤鸣岐”四字。古代每个琴师制好一张琴,都会给琴起名,一般每张古琴都有自己的名字。查阅资料,得知“彩凤鸣岐”之名出自《国语·周语上》,“周之兴也,鸑鷟鸣于岐山”,“鸑鷟”,凤之别名,周朝兴起时,有凤凰在岐山上鸣叫。根据古代传说,凤身上有五彩花纹,“丹喙赤头,头上有冠,鸣则天下太平,王者有道则见”。琴者,用来正人心,古人左琴右书,无故则不撤。琴之为义大矣哉!古琴,是中国古代文人精神的寄托。

《诗经》中有“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的诗句,可见凤凰与梧桐树的密切关系。古琴面板绝大多数使用桐木,命名时自然会想到凤凰,所以中国古代有许多琴以凤以凰来命名。

2010年11月19日,成公亮、姚公白和丁承运等国内外古琴名家齐聚浙江音乐厅,奏响两张千年古琴:“彩凤鸣岐”和“来凰”,凤凰和鸣,奏出惊世的天籁之音:《洞庭秋思》《阳关三叠》《平沙落雁》和《乌夜啼》等古曲。

虽没有赶上那年弹奏千年古琴的盛大音乐会,但现在省博物馆古琴展厅内有这两张唐琴的CD录音,分别以琴名命名为《彩凤鸣岐》和《来凰》,我可以自由选曲来听。戴上耳机,选中丁承运先生弹奏的《平沙落雁》古曲,这是“彩凤鸣岐”古琴发出的声音,清亮温润,余音绵绵,秋天辽廓,风静沙平,云霄飘渺,鸿雁飞鸣,这天朗气清的宇宙,都在隐逸高士的胸怀之中。这首汉族古琴名曲,其旨在借大雁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关于此曲作者,有唐代陈子昂之说。

暮色来临,离开省博物馆武林馆区古琴展厅时,我转身回望“彩凤鸣岐”“来凰”等古琴,发现此时的他们已如归隐尘世的仙人,遗世独立,静观万丈红尘,将绵长沧桑的千年时光不紧不慢地谱成一曲幽远清冷的天籁之音。


放大 缩小 默认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北仑区委、宁波开发区党工委 制作单位: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北仑科学艺术实验中心
手机版 |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 站长统计 | 历史资料